天門社區

 找回密碼
 5秒注冊

快捷登錄

搜索
進入論壇
查看: 22480|回復: 0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散文故園] 橫林口老街,不 能 忘 卻 的 記 憶 文圖/邵振東

    [復制鏈接]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于 2020-8-5 19:52:34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五秒注冊,馬上發帖,你就是百萬人民的焦點……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5秒注冊

x
橫林口老街,不 能 忘 卻 的 記 憶  

文圖/邵振東




不 能 忘 卻 的 記 憶

(作者邵振東,荊州市科學技術協會原黨組書記、主席。愛好文學寫作和攝影。)

猴年正月初二,海斌同學盛情約請,我們橫林中學76級77級的部分同學在天和酒店小聚。根據大家的提議,我建了一個微信群,群名為《橫林口老街的那些人》,大家在這個平臺上互通信息,交流情感和生活。去年,剛紅同學將群名改為《橫林記憶》,比第一個群名更寬泛一些,沿用至今。


現在,真應驗了那句老話:前三十年睡不醒,后三十年睡不著。夜深人靜的時候,過去的許多事情總是浮現在眼前。絢麗的青春之槳,劃出了我們人生的波瀾曲折,難忘那蒼茫歲月,流年似水,青春如歌,翻看記憶長河中的過往曾經,許多當年伴隨我們青春歲月的熟悉旋律,又在耳邊輕輕地回響,久久地揮之不去,也許人生就是這樣,每個人都在不經意之間開始了自己的收藏,這收藏就像陳年的老酒,年代越久,味道越是濃郁厚重,要想忘掉它,你真的很難做到啊!

火 紅 年 代
1966年5月29日,清華大學附屬中學成立了第一個紅衛兵組織,此后迅速遍及全國,估計投入運動的紅衛兵達到1000萬人以上。紅衛兵的典型著裝是頭戴綠軍帽、身著綠軍裝、左臂佩紅袖標,手握紅寶書,跳忠字舞。1967年中央為穩定局勢,要求學校師生停止大串連,復課鬧革命。1968年底,紅衛兵運動壽終正寢。1969年黨的“九大”后,隨著中央“復課鬧革命”號召,紅衛兵的名稱被借用,紅衛兵組織成為青少年學生的群眾組織,歸本地區本單位的革命委員會直接領導,而共青團當時已經幾乎癱瘓。1979年10月,紅衛兵組織被中共中央宣布正式解散。



“文革”’期間,我還剛在上小學,很多事情已經沒有什么印象了。但有幾件事情,卻刻骨銘心,至今難以忘懷。
“政治事件”。大慨在讀小學三年級時,班上有個同學叫史國華,將一張毛主席和林彪在天安門城樓接見紅衛兵下面印有“大海航行靠舵手,干革命靠的是毛澤東思想”的彩色紙,上廁所時當作“手紙”擦了屁股,被同學發現,向我報告(我是班長)。這在當時是嚴重的政治事件,我那時雖然少不更事,對政治問題懵懵懂懂,但在“祖國山河一片紅”的大背景下,這點政治敏感性還是有的,就立即到校辦公室向班主任汪元先老師匯報,學校領導也很重視,進一步調查了解情況,對國華同學給予了嚴肅的批評教育和處理。這件事對他后來有沒有什么影響,以后他是否還在繼續讀書,我都不記得了,自從發生了那件事后,我們就沒有再見過面。還有一件事,我也是如鯁在喉,不吐不快。何李斌和我也是小學同學,我母親在當時的橫林診所做炊事員,麗斌家就住在旁邊,算是鄰居。有一次,不記得是什么事,我與何麗斌發生了爭吵。大意是說,你的家里是地主成分,說不起話,不要和別的同學攀比。沒有想到,何麗斌立馬回了我一句說,你媽媽家里還不也是地主,還是封建地主。我一時語塞,頓時失去了“班長的威風”,氣的說不出話來。在那個唯出身成分的年代里,因為上一輩人的問題,讓多少優秀青年背上了沉重的包袱。我的外公李鴻生,一生吃齋念佛,積德行善,靠幾畝薄地,養家糊口,土改時鄉里為完成政治任務,按分配的“指標”劃成分,我外公被戴上封建地主的帽子,幾十年來一直生活在陰影中,直到改革開放后平反摘帽,才過了一段清靜的日子。我查了一下有關資料,1978年后,中央為“土改”以來的“四類分子”(地主、富農、反革命分子、壞分子)一律摘掉帽子,其子女不再視為地主、富農等家庭出身,這意味著全國數千萬公民及上億親屬不再貶為“賤民”、打入另冊。僅在農村,就有440多萬人被摘掉地主富農帽子。幾十年過去了,現在回想起來,還是感到很對不住麗斌同學的。
活學活用毛主席著作積極分子。我在小學最輝煌的歷史是,有幸參加了橫林公社活學活用毛主席著作積極分子的大會交流發言,有這個機會,全靠班主任汪元先老師的培養。開會的地點好像是在牛蹄河對面的橫林公社會堂,講的內容隱隱約約記得是:介紹自己無限熱愛我們的偉大領袖毛主席,怎樣在毛澤東思想的指引下,滿懷階級感情刻苦學習毛主席著作,把毛主席的話記在心里,化在行動上。不聽毛主席的話,還怎么做毛主席的好學生等。其實,這些都是汪元先老師幫我寫的,我上臺去代表橫林小學念了一遍,但毛主席的“紅寶書”我確實做到了橫念倒背如流。當時流行的一首歌曲《毛主席的書我最愛讀》,真實地記錄了那個火紅年代的讀書場景。“毛主席的書我最愛讀,千遍那個萬遍下功夫,深刻地道理我細心領會,只覺得心里頭熱乎乎,哎,好像那旱地里下了一場及時雨,小苗兒掛滿了露絲珠,毛主席的思想撫育了我,我干起了革命勁頭兒足”。
“武斗”與軍帽。六十年代末,我家在橫林中街后的老房子因為兄弟分家,搬到橫林大橋北公路邊,坐北朝南建了一棟“假兩間”平房(前后有墻,左右沒有墻,借用左鄰右舍的墻)。有一天,母親突然對我說:毛子,這幾天不要出門,外面在打槍,就呆在家里,說著就把我拉進屋里。我偷偷地從窗戶往大橋南邊看,通往彭市方向的橋面上,堆起了一排排石頭做掩體,有幾挺機槍架在那里,幾個戴著紅袖章扛著長槍的人,在橋面上來回走動,嚇的我連忙躲起來了。后來聽街上大人說,那是橫林與彭市的“紅者”與“無派”在準備打仗。
在那個年代,學生娃如果能夠有一頂軍帽或一件軍裝,那是十分玩味的,按照現在的話說,那是可以到處“顯擺”的。我有兩個姑父,小姑父曾在福州軍區當過兵,在汽車連任班長,1966年復員到湖北省長途客運站工作,后來調回天門汽車客運公司、天門供銷儲運公司工作,我好像試探地問他要過,想戴軍帽穿軍裝照一張像,沒有回音,很多年以后,我也慢慢地理解了。那些年物資極度匱乏,他自己都只有留作紀念的一頂軍帽和退了色的軍裝,長期壓在箱底,我都沒有看見他穿過,只是看到過他穿軍裝的照片。大姑父沒有當過兵,在我下放當知青時,找他要了一件淺藍色有四個口袋的上衣和一條褪色的軍綠色的厚布褲子,找祖父要了一件半裝臺的舊棉襖,腰里抹上一根帶子,著實“時髦”了一陣子。我在這幾十年里,各種工作和生活照片很多,唯獨沒有一張戴軍帽或穿軍裝的照片,甚是遺憾。我的同學和知青隊友中,只有張老成、彭俊華、徐勝利當過兵,有過光榮的軍史。
紅衛兵排長。七十年代初,落實毛主席關于工業學大慶、農業學大寨、全國學人民解放軍的偉大指示,在全國各條戰線掀起了高潮,教育系統把學習人民解放軍放在了重要地位。為落實毛主席指示,橫林中學組建了紅衛兵營。紅衛兵營仿照部隊編制,下設兩個連,數個排,若干個班。即小學連、中學連,班級為排,小組為班。向營章(橫林鎮政府工作,已退休)任紅衛兵營長,鄧治清(荊門市教育系統工作,已退休)任中學連連長,萬水富(天門農業銀行工作,已退休)任小學連紅衛兵連長,邵振東(荊州市科協工作)任紅衛兵五排排長。有一次搞軍訓拉練,由于沒有經驗,準備不足,連水都沒有帶,到達天潭戴灣時正巧遇見了邵月想(橫林街道人,我的堂姐),遇到了自家親人,端茶遞水,熱情地招待了我們。


開門辦學。學生時代參加勞動時間最長、勞動強度最大、勞動效果最差的是,改造獅子古河(橫林夾臺大隊與彭市羅場大隊中間的歷史古河),圍湖造田,建立橫林中學學農基地。據學兄萬水富回憶,幾百名師生身背背包,肩扛鐵鍬,帶著箢子扁擔,高舉紅旗在橫林街上舉行了聲勢浩大的游行,拉出“改造獅子古河,填平肖家潭,建立學農基地,與舊的傳統觀念實現徹底決裂”的橫幅,一路高喊口號,向獅子古河邁進。水富班上同學住在夾臺大隊,我們班住在危灣大隊農戶家里,程道遠老師是我們的班主任,我們班的女生熊連枝是“鐵姑娘戰斗隊隊長”,我們都是打地鋪、自帶大米集中生火做飯,冒著冬季的嚴寒,穿著深筒雨鞋,肩挑手搬,行走在用竹排鋪墊的污泥上,時值年關,仍提出“大壩不合攏,誓不罷休”的違心口號,因水面較大,決策不當,最終以失敗告終。劉水林老師教過我們的農機課,他經常出現在勞動現場,安裝抽水機,裝設備,打起赤腳帶頭跳百把斤重的泥土是常事,作為年輕老師,表現優異,他在“火線”加入了中國共產黨。開門辦學是那個特定時代的產物,改造獅子古河雖然失敗了,但它給我的青少年時代留下了深深的烙印,堅韌不拔、吃苦耐勞精神一直刻在我的腦海,注重調查研究、科學決策的思維程序在我走上領導崗位后,也一直影響著我。






毛澤東思想文藝宣傳隊。我們的學生時代,經歷了文化大革命,批林批孔,反擊右傾翻案風等一系列政治運動,學工、學農、學軍,走出去,請進來,以多種形式活躍在社會的各個角落。在那段激情燃燒的歲月里,橫林中學毛澤東思想文藝宣傳隊自編自演了很多膾炙人口的、反映當時社會現象的、宣傳毛澤東思想的作品。方碧云本是高我一級的,中途休學一年,初二時才和我同班,一直到高中畢業。在毛澤東思想文藝宣傳隊時,她扮演《紅燈記》中的李奶奶,熊元芳扮演李鐵梅,孟建平扮演李玉和,萬水富扮演鳩山隊長,曾世平扮演叛徒王連舉。我是在上高中之后,受班上同學彭立立、王虎的影響,開始學習二胡并參加了學校的毛澤東思想文藝宣傳隊,他們兩人的演奏水平比較高,可以拉二胡獨奏《賽馬》《良宵》《喜唱豐收》《喜送公糧》等。那時候的音樂資料不多,高丹麗同學還送給我一張用手抄寫的《山丹丹開花紅艷艷》的曲譜。學習二胡時的啟蒙老師是彭西明,白白凈凈、一介書生模樣,彭西明老師的夫人姓曹,是一個畫家,也會拉二胡,我祖母的遺像就是曹老師畫的。伍全山老師是拉板胡的,還會拉手風琴,年紀比我們大不了多少,經常帶著我們一起玩。


橫林中學毛澤東思想文藝宣傳隊由初二、高一、高二學生組成,宣傳隊員根據編排和演出需要,只是相對固定。宣傳隊的老師有:李培蘭老師、熊春娥老師、彭西明老師。印象比較深的宣傳隊隊員有:張早先、曹爽枝、董本立、李國華、程運娥、胡春霞、程紅、彭文芳、趙易軍、楊想娥、熊華等,根據政治活動的需要,宣傳隊還組織去附近的沙溝、徐巷大隊進行表演。演出的節目有舞蹈《紅色娘子軍》《繡金匾》,戲劇有《紅燈記》選段,和《我愛這藍色的海洋》、《毛主席的話兒記心上》等一些革命歌曲。

知 青 歲 月
藍藍的天上,白云在飛翔,美麗的揚子江畔,是可愛的南京古城,我的家鄉,啊!長虹般的大橋直插云霄,橫跨長江,威武的鐘山虎踞在我的家鄉。告別了媽媽,再見了家鄉,金色的學生時代,已載入青春的史冊,一去不復返,啊!未來的道路多么曲折多么漫長,生活的腳印深淺在偏僻的異鄉。跟著太陽起,伴著月亮歸,沉重的修補地球,是光榮而神圣的職責,我的命運,啊!用我們的雙手繡紅地球,赤遍宇宙,相信我吧,壯麗的明天,一定會到來。這是一首當年在知青中人人會唱的歌曲,通過下放到橫林的武漢知青部分修改翻唱,在橫林知青中廣為流傳。






知識青年上山下鄉是毛澤東時代支援農村建設的壯舉,它促進了農村地區的知識普及、生產力提高,以及現代化意識、生活面貌的變革和刷新。更為重要的是讓我們這些當時的“毛頭小伙子、愣頭青”,知道了什么叫不畏艱險、什么叫吃苦耐勞、什么叫戰天斗地,讓我們在活生生的社會實踐中,認識了什么是農村、什么是農業,什么人叫農民,經受了現實生活的歷練和考驗,回望知青下鄉的歷史,總是讓人動容。當我們共憶往昔時,有的只是自豪而不是抱怨,是積極向上而不是消極頹廢,這是我們這一代人最大的人生財富。


回顧歷史,全國知青從時間上可以分為:1955年8月至1967年自發下發到北大荒、建設兵團、內蒙古等地的學生,這是最早的一代知青;二是1968年至1979年響應毛主席的“最高指示”而下放到農村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的學生,這是數量最多的一代知青。從下放的形式可以分為:插隊落戶類(隨父母單位統一安排),特點是有固定的知青點,有帶隊干部駐隊(1973年至1979年),與知青“三同”(同吃同住同勞動)。橫林的知青基本上屬于這一類,當時知青都是按照父母親所在的工交戰線、財貿戰線、文教衛戰線等,分配到對應的大隊知青點。還有一種是回農村老家當“返鄉知青”。《橫林記憶》微信群的同學,當年基本上都有過下鄉經歷,多數屬于插隊落戶在集體知青點的知青。劉介凡、李小伍、徐勝利、羅天發、羅炎紅和我下放在戴灣大隊知青點。萬水富、曹鋼洪、熊元芳、查道海、張海斌、周廣輝、彭俊華下放在觀湖大隊知青點。張考成、方碧云、邵愛菊下放在匡嶺大隊知青點,曾世平、王斌下放在方嶺大隊知青點,劉群高下放在徐巷大隊知青點,
1977年7月,橫林口街道上,我們這批要下放的十幾個學生,在橋南岸的橫林陸運隊門口集中,分別送往匡嶺、觀湖、戴灣等知青點。我與羅炎紅一起,乘坐陸運隊的6—8三叉機(一種簡易柴油發動機),由街道張登才主任送到戴灣知青點。蘆埠的沈艷瓊、天潭的鄭玉華、、熊靜波胸前戴著大紅花,用自行車、板車拉著被子行李送到戴灣。第一天吃晚飯,遇到知青隊加餐的日子,安排有肉有魚,相當豐盛,知青隊的大哥大姐非常熱情接待了我們。吃過晚飯后下田干活,老知青和我們都要將混雜在一起的肥料(有豬糞、牛糞、)用手撒在農田,我抬頭看了看,只有熊靜波拿著鐵鍬在擺弄,怕臟怕臭不敢下手,干了一會兒,看到大家都下手了,熊靜波才咬著牙閉上眼睛與大家一樣用手去拋撒農家肥,我們幾個新來的知青都偷偷地笑了起來。


七月驕陽似火,正值一年一度的“雙搶”時節。清晨,天邊剛露出曙光,我們吃完早飯就下地干活。一幫人用鐮刀割成熟了的早稻,一幫人整理留下稻茬的田,趕著牛或犁或耙。中午時分,大家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隊部吃午飯。這個季節伙食較好,有西紅柿、茄子、豆角、黃瓜,盡管疲憊,但大家還是有說有笑。吃完午飯,大家馬上休息,直到下午三、四點鐘。知青隊長夏雨庭卻不能休息,還要到田間查看一遍,為下午四點以后的農活作安排。或安排體力好的男生挑草頭、堆碼草頭;或安排手腳麻利的女生在整平了的田里插秧;或安排2--3個男生繼續犁田耙地。一切都井井有條。晚飯后還有活做:就是或蹲或坐在育秧田里拔秧苗,扎成捆,以備第二天插秧用。這一忙活,也得在晚上十點鐘左右收工。割麥子、扯棉花,最會做事也最吃得了苦的是胡望清。為防止螞蟥、水蛇咬,就用塑料紙把腳包好把褲子扎實。男知青挑秧,女知青用背背秧。一天一天,周而復始。一直要忙到七月底八月上旬,這才把“雙搶”忙完。“雙搶雙搶”兩頭忙,頂著驕陽背月亮;勞其筋骨不叫累,苦其心志煉成“鋼”。


這一年9月底,天門縣委召開全縣先進知青表彰大會,戴灣大隊黨支部被授予“熱情支持新生事物,精心培育一代新人”先進黨支部稱號,同時戴灣知青隊也榮幸地被評選為先進知青隊,夏雨庭隊長作為代表上主席臺接受錦旗。參加會議有大隊代書記、知青管理員毛連生老爹、貧代婦女管理員代如意、還有女知青代表胡望青。


我在戴灣的“兩個熟人”。我的祖父曾在天潭食品所工作過幾年,主要是負責財務,具體就是管賬賣“千子”。那時候老百姓割豬肉買內貨(豬肝心肺、腸子肚子、龍骨排骨等)都要排隊憑計劃票供應,我的祖父每天清晨就要在柜臺上班,一邊收現金一邊收計劃肉票后,才把“千子”遞交給排隊的人,表示錢票兩清。戴灣八隊的黑子隊長,是我祖父在天潭工作時的好朋友,我們77年下放的五個知青,又住在八隊的倉庫里,祖父曾交待我,有什么困難可以去找黑子隊長,這樣,我就感到有了靠山一樣,在戴灣期間,我還到黑子隊長的家里去過兩次,黑子嬸娘非常好客,端茶倒水,還打了幾個荷包蛋招待了我。那時候,戴灣大隊的學生一般都在橫林上高中,大隊于進川會計的兒子9月份在橫林上學,報名后有一個住宿問題,于會計有意問了我家里的一些情況,我也明白了他的大致想法。我把這一情況給母親講了后,母親非常熱心快腸地答應了,說你下鄉后我們家里有空房子,于會計又是你的領導,你以后也需要別人關照,你叫他來,就在我們家里住。就這樣,我們家與于會計建立了聯系。后來母親告訴我,于會計的兒子在我們家只住了一個多學期就走了,不知道是考上大學還是干什么去了,就失去了聯系。


我在戴灣知青隊干了5個多月,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栽秧割麥挑草頭,臉朝黃土背朝天,勞動強度很大,但飲食起居、勞動生活都很有規律,一日三餐雖少有魚肉,只有腌菜豆豉渣辣巴子,而我每餐仍然吃兩大碗飯,這是我人生中吃飯最多睡覺最香的一段時光。在知青隊的時間過得飛快,大概在10月份,聽說國家馬上要恢復高考,我心里七上八下,很想小試一下,在周末向隊長請了半天假,回家找了幾本高中教材準備復習備考,巧合的是,區知青辦別主任主動到衛生院找到我母親告知了一個消息,說縣里來了通知,現在正在招收獨子、身邊子返城,要我抓緊辦理好手續。就這樣,在“文革”后全國應屆和往屆畢業生一起走進高考考場的時候,我招工走進了人生的第一站---天門縣衛生防疫站。
戴灣知青隊房屋垮塌。我大約是在1977年11月份離開老知青隊的(八隊倉庫的前面),當時,新的知青隊宿舍正在籌備建設。我走后,知青隊就搬到建在戴灣新渠的宿舍了。據熊靜波回憶:建在戴灣新渠上知青隊的住房由于水泥石灰放的比例不夠,盡是泥沙,房子質量很差。高、大、空,上面是大八字,冬天很冷,雖然是兩人住一間,但中間砌的隔墻不高,站在板凳上就可以看見隔壁房間的一切。宿舍東邊是廚房,西邊是豬屋、牛屋、禾場。在新知青隊宿舍后是一條溝渠,宿舍前,夏秋季節栽了很多香瓜、甜瓜、牛瓜等,不等瓜長熟,知青們就偷偷地把它埋在土里長一段時間,然后摘回來吃,好香好甜。冬季栽種了一些蘿卜白菜。
1978年正月十五過后,大約是陽歷2月23日上午8-9點鐘,張素華從家里帶了一些“月半團子”,許多知青都在廚房分享,宿舍內,熊靜波、羅炎紅兩人在安蚊帳,沈艷瓊正端著碗在過早,羅天發、李小伍沒有去廚房。突然一陣龍卷風刮過來掀翻了知青隊簡陋的住房,砸傷了沈艷瓊、李小伍、羅天發。羅天發頭部受傷,腦震蕩,是受傷最重的,沈艷瓊臉上受傷,胳膊粉粹性骨折,李小伍在去救沈艷瓊時,才發現自己胳膊脫臼。其他人無恙。當天,隊里一方面安排人送受傷的知青到醫院治療,一方面安排其他人搶救物資。不久,在大隊支部的全力幫助下,劃定新址重建了知青隊部。
下發在戴灣知青隊的知青,前后共22人。1977年恢復高考后,天發、云安考上了技校,雨庭、介凡考上了大學,勝利去當了兵。1978年后,大部分知青都回去復習準備再次參加高考,隨著返城政策的調整,到年底戴灣知青基本上都走了。

同 學 聚 會

中州府生態園地處江夏區鄔樹村湯遜湖邊,與梁子湖隔壩相望。這里湖水清澈,漁家港灣,農家情調,田園風光,濕地景觀,原汁原味,自然純樸。在這里可以吃飯、釣魚、住宿、開會,有孔雀、野雞、蹦床、跑道、滑梯、戶外燒烤、劃船等娛樂項目。


現在的同學、戰友、老鄉聚會,大多以飯局的形式進行。中午12點前,武漢的、荊州的同學到達中州府,12點半左右天門、荊門的也趕來了。按照天門人的說法,該來的人都來了。大家相互寒暄了一陣后,東道主元芳安排各位先到房間住下,稍作休息后,便吆喝大家前往中州府的包間---暢春園就餐。
隨便炒。這里的農家菜肴很豐盛,手撕羊腿肉、八寶鴨、粉蒸肉、牛扇骨、糍粑魚、豆腐圓子、各種時令蔬菜比較齊全。各位同學按照進餐廳的自然順序圍著大圓桌一一落座,東道主拿起菜譜看了看,開始反復征求各位的意見,大家都連連說,簡單一點,隨便,隨便。這下可把東道主為難了,元芳急忙說,有“隨便”這個菜嗎?有“隨便”這個菜嗎?你們就不能隨便一點嗎?接著,又不停地在菜譜上翻來看去,沒想到還真有一道叫“隨便炒”的菜,她立即報上菜名,大家異口同聲回答,就是它。就這樣,按照點菜N+1的模式,今天參加聚會的有13個人,點了14道菜。


菜上齊,酒斟滿,主人開始發話:今天中午氣溫太高,大家“隨便”喝一點酒,我下午還要給同學們服務,中午就不喝了,下午陪大家喝酒。主人對我特別關照,說今天帶了幾瓶瓶裝酒,一定要給我滿上一杯,其他幾位喝酒的男同學中,斟的是散裝的老糧食酒。我和方碧云自畢業后有42年沒有見面,聽說她的酒量很大,但今天有些推杯,酒倒不進去,當主人換成瓶裝酒給她斟酒時,她連連說“隨便、隨便”,結果在“隨便、隨便”的話語聲中,杯子已經斟滿。我這才明白,碧云不是不喝酒,而是不喝散酒。元芳、水富、剛紅、群高、世平是76級的,高我一級,過去的橫林口居民不多,從上街到下街只有百十戶吃商品糧的城鎮戶口居民,那時候橫林小學和初中一個年級只有一個班,我們之間年紀相差都不大,都是三年自然災害時期出生的,大家都是從小在一起長大,同在老街里玩過捉迷藏、斗蛐蛐、踩高蹺,同在毛澤東思想文藝宣傳隊唱過歌、跳過舞,同在牛蹄之河的橫林大橋上跳過水、在橋墩下打過水仗、摸過魚蝦,同時都是上山下鄉的知青,經歷過那段激情燃燒的歲月。有的爸爸是同一個單位的,有的媽媽是同一個單位的,有的還是姑舅老表,說來說去可能都是親戚。所以,老同學在一起喝酒,大家知根知底,就沒有了什么顧忌,沒有酒量的也借著酒勁,有了酒膽,大家都在放飛著自我。


酒過三巡,服務員端上今天的一道“狠菜”--隨便炒,轉盤轉過來后,大家舉起酒杯,紛紛搶著嘗鮮,想看看“隨便炒”的廬山真面目,仔細端詳,原來是豆豉炒空心菜梗子,大家感到這個菜名確實起的好,原本說好中午只是“意思一下”的,結果大家都舉起酒杯,敬酒再次掀起高潮。
中午兵分兩路,打麻將的去了兩桌,其余有的當看客,有的去攝影采風或午休。
下午6:30,飯局開始。除保留“隨便炒”外,按照與中午不重復菜譜的原則,東道主調整了部分菜單,但同學之間的座位順序發生了變化。兩口子的不能坐在一起,男女同學要交叉坐,一位男同學的左右應該都有女同學,這樣一落坐,桌上的氣氛就活躍起來了。東道主開始發話:明天中午后大家返程都要開車,今天帶來的酒一定要喝完,我自己先滿上一杯,喝完酒后,我們就去唱歌。考成說,現在開始,我喜歡誰就和誰喝酒?考成的話音剛落下,坐在對面的碧云主動進攻:考兒、考兒,咱倆母子倆干一個,碧云想占考成輩分的“便宜”,考成是個實在人,也不反擊,二話沒說,干了一杯。碧云接著又說,我們倆人的手機鈴聲相同,再干一杯。考成是來者不拒,連續戰斗后已有醉意,碧云見狀又說,今天同學聚會,只有我和你是下放在匡嶺大隊的知青,再碰一下,不知不覺中考成已喝了半斤有余。我連連“打攔頭板子”說,不能讓考成喝多了,他喝多了是一個麻煩。前幾年他病了我去看他,我問他,我是誰?認不認識我?他一邊摳著腦殼一邊看著我說;我怎么不認識你呢,想了半天就是不記得你的名字了。幾年不見,沒有想到他身體恢復的這么好了。考成是一個開心果,小學、初中、高中和我一直是同班,屬牛,記得小時候母親給我講,辛丑年(1961年)橫林口街上生了三個兒子,我是陰歷九月十八,考成是冬月初八,還有一個我不記得了,問了考成,他說是“大腦殼”,我又問了一句是誰,他說是上街的“大腦殼”熊新平,我才想起來了。我的記憶中,新平大我的月份,他很聰明,讀書時成績很好,他的腦殼確實比我們的都要大。


同學聚會,喝酒的話題千奇百怪。世人也不甘寂寞,平時不怎么喝酒的他,今天也主動起身向東道主敬酒:感謝美女同學的熱情款待!元芳當年是橫林中學公認的校花,沒想到四十多年過去,歲月沒有在她的臉上留下年輪,依然風采依舊,楚楚動人。元芳巧妙的應答:老同學又開始互相吹捧了,什么校花、笑話,狗尾巴花還差不多。這樣回答既沒有否認對美女二字的稱謂,又肯定了世平同學的盛贊。話題一打開,大家紛紛開始將主攻目標轉向元芳。我與何麗斌過去聯系的很少,在大家高度興奮情緒的感召下,我主動提議,我和考成、碧云、麗斌四人喝了一杯同學酒,我帶頭一飲而盡。元芳看見后說:我最敬佩一口氣喝干了的人,來,我們走一個。在美女同學面前,男士往往最不堅持原則,之前還告誡自己不要喝了,結果事到臨頭,生怕掉了面子,元芳的話還沒有說完,我已一口見底。元芳、世平、李斌是1959年的,自然要喝一杯同庚酒。三個女人一臺戲。碧云號召,李奶奶、鐵梅、刁德一喝一杯酒。考成、麗斌家住對門四戶,又喝了一杯。群高痛風發了,應該不能喝酒,但他卻堅持要喝啤酒。酒桌上大家即興約定:不許說改日喝,不要說隨便喝。剛紅說,我是一個蠻謹慎的人,不會“隨便”,也不會“改日”。結果他悶聲發大財,比我們大家喝的都多。


同學聚會,自然少不了“吃飯、喝酒、唱歌”三步曲的套路。飯后,我們直接到了歌廳。換了個環境,就是換了一個新的思路。開唱開喝齊頭并進,歌者往往剛唱過一首,除了掌聲一片外,敬酒的是你方敬罷我登場,四杯五杯啤酒下去是見怪不怪,伴舞者也興致很高,三步、四步舞曲隨著歌唱者的節奏翩翩起舞,同學間那種斯文與矜持蕩然無存。我喝酒后唱歌的興趣來了,主動邀請元芳對唱了一首《六口茶》,場上伴舞的喝酒的頓時又掀起了高潮。同學聚會,哪怕你五音不全,哪怕你南腔北調,都異口同聲說你唱的好,喝酒,喝酒。不唱歌者,提起酒瓶,左顧右盼,躍躍欲試,至于祝酒詞嘛,那是小菜一碟,有些話可能說了N遍,也有的開門見山,端起就干,反正就是借個理由喝,那是花樣百出。
不知不覺中時間已過子夜,大家共同唱著“兄弟啊兄弟,我干杯你隨意,叫一聲兄弟做一生兄弟,真情真意不在酒里在心里”的歌曲,結束了晚上的活動。
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人生就是不停地相遇和告別。這次中州府聚會,我夜不能寐,即興賦詩一首《同學會》,以為留念:別夢依稀回老街,青石板上高蹺踩;小河淌水戲玩童,橫林知青有真愛;四十二年再聚首,風采依舊情緣再;元芳相約中州府,來歲春天花常開。
我們這一代人,出生在三年自然災害時期,成長在文革階段,又趕上了改革開放建設社會主義的新時代,我們是幸運的一代人,我們也是幸福快樂的一代人。人老了退休是人生的必由之路。我們已經或即將走進退休生活,辛辛苦苦忙忙碌碌干工作幾十年,退下來,有一個短時間的調整過程,有一個適應期和重新安排生活的過程。退休以后,堅持正常的生活規律,保持良好的生活習慣,是安度晚年的前提。合理適度的運動和身體鍛煉,一定要把握好“度”,量力而行,長期堅持,絕不勉強。堅持學習,提高自我,退休了也要“追夢”,做一些以前一直想做而沒有做成的事。我熱愛音樂,非常崇拜著名的二胡演奏家閔惠芬大師,她演奏的江河水、長城、洪湖主題隨想曲確實經典,極富聲腔、音韻的演奏,蘊含了人性之真善美,體現了民族之精氣神。攝影是一門藝術,我也是一名攝影愛好者,怎么樣真正下功夫去研究去創作去宣傳新生活,成為新時代的“攝影追夢人”,這是我當下思考的問題。也是參加同學聚會的感悟,更是未來退休生活的方向。



高級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積分規則

網站地圖|有獎反饋|小黑屋|手機版|Archiver|天門社區網    
業務聯系:18972625242 客服QQ: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總編QQ: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技術QQ: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版權所有:天門社區宏博網絡文化傳播有限公司 公司地址:湖北省天門市竟陵船閘北路4號 電話:0728-5245566 網絡經濟主體信息

鄂公網安備 42900602000103號 工信部備案:黔ICP備16006183

奔驰宝马平台注册送35 曝光易阳川炒股开户 多乐彩下载安装 内蒙古11选5官网 吉林快3开奖快结果预测 一分钟一开的彩票平台 江西快3走势图江西 2020排列三走势图 股指期货配资 排列五2017年开奖 排列三直选综合走势图 一分彩开奖直播 甘肃快三技巧有哪些 浙江体彩20选5胆托投注 新疆福彩喜乐彩开奖 股指期货配资 彩票山东群英会玩法

GMT+8, 2020-9-15 16:47 , Processed in 0.110171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曝光易阳川炒股开户 多乐彩下载安装 内蒙古11选5官网 吉林快3开奖快结果预测 一分钟一开的彩票平台 江西快3走势图江西 2020排列三走势图 股指期货配资 排列五2017年开奖 排列三直选综合走势图 一分彩开奖直播 甘肃快三技巧有哪些 浙江体彩20选5胆托投注 新疆福彩喜乐彩开奖 股指期货配资 彩票山东群英会玩法